写于 2018-04-24 07:16:01|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| 基金

虽然我们总是相信,读书,看报,阅览杂志这一些传统的阅读方式,不会那么轻易地被先进科技的怪物打倒,但是随着现代科技的突飞猛进,网络世界的浩瀚无际,传统总要慢慢地趋向式微

就以报章的情况来说吧,为了配合时代的走向,更改版面,修饰内容,而一向被视为不很重要的副刊园地,更是深受影响

网络世界日新月异,电脑和手机不断地推陈出新,功能多效果强,许多人都成了低头一族,看书看报者几稀矣…… 在五花八门的网络上流连,时间瞬间即逝,结果衍生了许多速食族;书籍少接触了,报章也只是快速地翻一翻,触目的大标题一扫而过,再也没有耐心去品尝文学作品了

顺应时代的要求,副刊编者在选稿时只好以短小精湛的文章为先,小品文、散文诗、微型小说,小小说等等,都有了入选的条件;这时候的专栏文字大行其道,其实有着客观的需求

短稿不易写 或许有些人不屑于这区区的数百字,总觉得不到位,他们并不知道,撰写专栏并不容易,那数百字必须一气呵成,有心人读了之后,沉湎于言有尽而意无穷的余韵中,而这样的好文章,却是可遇而不可求了! 或许你认为那数百字的小框框有什么难,只要在键盘上敲敲打打,瞬间即成;殊不知这小块文章就像是精致的小点心,需要巧手巧思,准确拿捏,还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,巧妙的构思点缀来加值,这可是考究功力的一个小框框啊! 台湾当代散文家王鼎钧老先生眼光独到,很早就看到了文章长短的趋向

他在〈长文大家删〉与〈短文大家写〉这两篇文章中说得极为中肯:鼎公举出了曹子建的七步诗为例,原本六句的诗流传到最后只剩四句,而这四句就是诗之精华所在

他还指出,一百二十回的《水浒传》,经过金圣叹的断然取决,成为七十回本,让一部冗长的长篇小说在最高潮时戛然而止,读之让人摇魂荡魄,回味无穷

文章短而精 他说有位小说家每当完成一部长篇小说后,通常会把开头的一两万字删掉,因为他觉得小说的开头部分有如运动员下场前的暖身动作,并未进入佳境

鼎公认为:“文章长而好,作者固然有面子,文章短而精,作者照样出锋头

”更何况,以千字为限的短文,历来都有精品,而且不被文体所限,就如鲁迅写景的〈秋夜〉,朱自清抒情的〈匆匆〉,契科夫的短篇小说等等…… 我们当然不能断章取义,长篇也有好文章,但是以现状来说,还是小块文章对副刊比较适合

而擅于长文的作者也不必泄气,报章上的副刊,每一天还是需要一篇长文来壮大声势!